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旅游

19岁女孩被骗去做传销找回后称很快乐不想

2019年02月02日 栏目:旅游

19岁女孩被骗去做传销 找回后称很快乐不想回来“失踪”女孩小慧昨日与家人见面,警方通报称她参与传销公司培训。南都黎湛均实习生钟振彬摄

19岁女孩被骗去做传销 找回后称很快乐不想回来

“失踪”女孩小慧昨日与家人见面,警方通报称她参与传销公司培训。南都黎湛均实习生钟振彬摄

10月9日,来自湛江的19岁女孩小慧(化名)以打工名义来到广州,与一名年轻女孩碰头后消失了。家属经过几次联系认定小慧落入传销组织之手,更在随后接到勒索,被要求支付赎款。家属无奈之下报案。

几经折腾,小慧终于出现,却不愿跟着家人回家。她觉得家人的作为不可理喻,因为她难得度过了17天快乐自信的日子。

10月9日

与一女子会合后失踪

昨日下午,白云区鹤边村鹤鸣公园附近,小慧的表哥梁先生与亲友,四处观望着在公园周边休息的陌生人。“我们打听到这附近有很多传销的人,就过来碰碰运气”,梁先生指着几个坐在板凳上休息的男子,表示那正是传销人员。

谈起事发经过,梁先生表示家人对于小慧的行动都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大概情况。10月9日,刚刚中专毕业的小慧以打工的名义向家人告别,从湛江出发,次踏入广州。当天下午,小慧在广州打工的弟弟接到了她,一路送她到白云区鹤边村口对面的天润广场。

下午6时许,一名穿着蓝色衣服,与小慧年纪相仿的女孩前来会合。小慧的弟弟由于临时有事,又见对方同是年轻女孩,小慧还称是她同学,就没有多留心眼,先行离去。“之后小慧的去向我们就完全不知道”,梁先生表示后来通过调看广场的监控视频,发现了小慧的行踪:9日下午,小慧与蓝衣女孩进入商场内购物。下午7时许,两人从商场出来,身后多了一名男子,商场门口也多了两名等候的男子。小慧终和这四人一起离开监控的范围。

家属接到勒索

小慧与弟弟分别的第二天,远在湛江老家的母亲,就收到小慧号发来的信息,表示已经不在她本人手上。“我妹妹就上Q Q跟她联系,她只说丢了,让我们不要再打找她”,梁先生称,接下来的几天,小慧完全没有了消息。

接下来几天,小慧本人通过空号联系到母亲,称自己从佛山出发前往广州,但小慧在广州的亲友前往流花车站等到晚上都没见到她的影踪,家人意识到小慧可能落入了传销组织的手中。“后来小慧再打过来,她母亲提醒她小心被传销组织骗了,让她赶紧回家”,但小慧不发一语挂掉了。

“具体那天我忘了,反正就接到了勒索”,对方声称小慧正在他们手里,如果不给钱就要将她卖到山东。梁先生提及,对方要求当天给出赎款3000元,逾期则要增加至5000元。意识到情况不对劲,梁先生从湛江出发,来到广州寻找表妹。

22日,梁先生又收到小慧母亲转过来的录音,是不知名男子通过小慧号打来的。对方询问小慧家人是否已经筹集赎款,小慧母亲表示3000元都无法筹集,更遑论5000元。“我不管,要不你就别要你的女儿。如果下午还没有钱,你看着来。我们怎么玩你的女儿都行,我老板一句话下来,你女儿回去也是残了”,之后对方再没有联系。

10月24日

民警教家属如何“守”回家亾

10月24日,梁先生与广东电视台再次前往嘉禾派出所报案。在等待的过程中,派出所内一名女子大吵大闹,小慧家人通过民警了解到那正是从传销窝点被解救出来的女孩。民警称,这名女孩是其父亲自己去可疑现场守回来的,并表示传销活动一般不会出现伤害事件。之后,民警还教家属识别附近传销人员的特征习惯,以及如何“守”回家人。

10月26日,梁先生又收到小慧母亲转过来的一条信息:“本来好好的,要这样子,我倒要看看谁更亏!什么叫后悔,我要让她卖淫去。”这条信息同样来自小慧的号。当天,他们在附近一个公园发现了那个与小慧会合的年轻女孩,将其带到派出所。

10月27日

女孩现身否认加盟传销

昨日下午3时许,梁先生突然收到小慧妈妈的,“他们说把人放了,现在越秀公园地铁站”。梁先生觉得这可能是对方耍的小手段,“但我还是得去”。

半小时后,在越秀公园的地铁站某出口,梁先生与见到了失踪多日的小慧。瘦小的个子,齐刘海,马尾辫,简单的T恤牛仔裤,和普通的打工妹没有两样。她失踪数天的经历,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。让人察觉到异样的,是她的对抗情绪。

“跟你们说没用,你们不会相信的,没有一个人相信我说的话。”还未说话,小慧就先开口了。她自顾自地走在前面,买票、等地铁,小慧的大哥也来到现场,帮她拖行李箱,兄妹俩交流甚少。小慧的大哥告诉,家里人曾经在里说过她是传销,让她赶紧回家,小慧因此很抗拒。“很难跟你们解释清楚,总之我不是,但我知道你们都不相信”,小慧一脸倔强地直往前走。

“如果我真的是干那个的,你觉得我可以这么自由地出门吗?”在交谈中,她刻意回避“传销”两个字,提到时都会用“那个”代替。她说,她知道传销,那是“有进无出”的,可自己现在行动自由。

自称去了练口才,变得不怕事

小慧并不多言,在和她聊天的时候,她多数是沉默的。特别是谈及这几天的经历,她多是沉默半晌,然后无奈地叹气说“你们不了解”。

从她的只言片语中大概了解到,她在“那个地方”主要是上课,“培训口才之类的”,男男女女共有十多人一起,大多跟她年龄相仿或者年纪更小。一些口才较好的人会为他们上课,每个人都要去演讲,“我之前很胆小,现在我不怕跟你们(陌生人)说话了”。小慧表示,一起培训的人也有被家人认为是传销的,但他们都没有回家。“大家住在一起,自己做饭吃,很开心,不是家人找我,我都不想回来。”

面对家人报案的行为,小慧感到不能理解。“我一点危险也没有,为什么要报案?”她告诉,有人打向她家里要钱的事情,她是知道的,是因为如果自己打回去要钱会被家里认为是传销,才让别人打,“那3000元就是学费,我上课的学费。如果是绑架,有要这么少的吗?”然而,当问及替她打的是谁,培训的具体内容以及是谁介绍她去培训时,小慧摇摇头,一阵沉默。

“你还是认为我是传销,我不说话了。”她说。小慧的哥哥在一旁听到,暗暗摇了摇头。

小慧与哥哥在黄边站下车,等来了堂姐后,一行三人打车来到白云区梁先生落脚的地方。一路上小慧低着头,手臂任由堂姐拉着,嘴唇紧闭,即便堂姐与哥哥用家乡话说笑时,她也是面无表情。堂姐表示当晚就要带她回家,小慧却显得无所谓,“你们要把我带到那里就那里吧,你们找我,我出来就是了”。

随后,梁先生表示还须带小慧前往派出所销案,谢绝了的采访。[1][2]下一页警方通报

传销组织谎称女孩被绑架

南都讯广州白云警方昨日向媒体通报:10月27日下午16时许,白云警方在嘉禾街某宾馆找到了失踪人员梁某(女,19岁,广东湛江人)。

日前,事主梁某东向白云警方报警,称其姐姐梁某于10月9日在白云区嘉禾街附近失踪。接报后,白云警方成立专案组,开展案件调查工作。27日下午,事主向警方报称,梁某刚与家人联系上,并告知其正身处嘉禾街某宾馆内。获悉情况后,民警立即与家属一起赶赴该宾馆,将梁某带回派出所协助调查。经查,所谓“失踪”女子梁某于10月9日经一友介绍,来到白云区嘉禾街找工作,随后被该名友带往望岗某出租屋内参加一个名为“中国营销公司”的传销络“培训”。在所谓的培训期间,梁某被人拿走,但未被限制人身自由。在获悉加入该传销组织须缴纳3000元加盟费后,梁某急于加盟,但苦于没有足够钱款,于是同意由该传销组织人员打给其家人谎称其被绑架,向家人索要钱财。梁某得知家人正四处寻找她下落的情况后,心生悔意,遂主动与家人联系。

目前,白云警方正抓紧对此事做进一步调查。

统筹:南都连楷

采写:南都连楷谢亮辉见习饶丽冬

通讯员白公宣龚宣

原标题: 19岁女孩被骗去做传销找回后称很快乐不想回来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

童装泳衣直销
usb2.0HUBIC采购商机
脱硫除雾器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