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科技

爱忠堂因无钱维修被拆百年雕梁画栋30元一

2019年02月28日 栏目:科技

爱忠堂因无钱维修被拆 百年雕梁画栋30元一块贱卖昨天,金华一位文物爱好者向本报《浙中城事》反映,在金东区曹宅镇的东陈村,有一座清代民居爱

爱忠堂因无钱维修被拆 百年雕梁画栋30元一块贱卖

昨天,金华一位文物爱好者向本报《浙中城事》反映,在金东区曹宅镇的东陈村,有一座清代民居爱忠堂,是金华市文物保护点。可是这两天,他发现这座古建筑却被村民们擅自拆除了,听说是打算在原地盖新房。 几百年的老建筑啊,怎么能说拆就拆? 这位文物爱好者说,据他了解,从古建筑上拆下来的不少房屋构件,已经联系好买家,部分已经被人低价买走了,太可惜了。 专家叹息 爱忠堂是典型的清代浙中民居 昨天下午,钱江晚报赶往金东区曹宅镇的东陈村。在村民指引下,找到了正在拆除的爱忠堂。 远远就看见许多人进进出出,把拆除的物件搬到门口。还有一位村民被掉下的建筑物砸到了脑袋,头上裹着纱布坐在一边休息。村民们说,5~6天前房子就开拆了。 这座古建筑规模很大,占地大约500~600平方米。门前的空地上,堆放着许多被拆下来的房梁、柱子。从门口进去,满地都是破碎的砖石瓦砾。整栋房子只剩外墙和几根孤立的梁柱,残留着少许牛腿、斗栱等木雕构建。 在现场遇到了金职院一位研究中国古建筑的老师胡波,他也是听到消息后匆匆赶来的。 实在太可惜了。 胡波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,一脸惋惜地说,这叫 叠涩砖 ,民间也叫 鸡胸砖 ,是屋檐上拆下来的,雕花很精致。 2012年,胡波曾到爱忠堂做过考察调研。他介绍,爱忠堂大约是清代中晚期的建筑,前后有两进各有三间房,左右厢房各六间,均为两层重檐楼屋。这种 十八间 结构,也是浙中民居比较典型的布局。爱忠堂规模比较大,也是少数保存比较完整的。 天井与厢房穿弄之间,嵌着十六扇五抹格子门扇,格心和绦环板上雕刻栩栩如生的戏文典故。 这些木雕的工艺至少在整个金东区是数一数二的,还曾被收录在阎寿根先生的古建筑画册《八婺神韵》里。 胡波很心痛。 户主诉苦 已经是危房了不能住人,又没钱修 为什么村民要把老建筑拆除呢? 爱忠堂原先住着七八户村民。两年前,不少居民搬出去,只剩下几位老人一直住到了今年上半年。 不是我们一定要拆啊,这也是没办法。 其中一位户主向倒苦水,虽说这房子是市级的文保单位,听起来好听,住在里面可就不一样了。 时间久了,房子就烂了,不少门窗、梁柱都塌了,有时候只能用棍子支撑房梁,住在里面心慌慌的。平时修修补补的,也只能勉强支撑。真正要修好,村民们那里出得起钱啊? 这位户主说。 儿子大了,要娶媳妇了,总不能让他们还住在这样的危房里。要盖新房,村里又不给批地。让我们怎么办? 另外一位户主也抢着说。 75岁的陈根苏奶奶,从小住在老宅子里,也是一个从房子里搬出来的住户。她难过地说: 房子要倒啦,没钱修。 联系上村干部郭凤根。他也表示,他们向文化部门反映过多次,上面说 谁使用谁维修 。 村民们那有钱?靠村里也只能勉强维护,大修的话肯定不行的。 郭凤根说,既然是危房,那就只好拆了重建。 至于拆下来的古建筑构建有没有被卖掉?他表示不知情。 不过,在现场刚好遇到一位中年男子。他向透露,自己刚花了30元从村民手里买了一块雕花板,有一米多长,30厘米宽,挺不错的。 他指给我们看,老宅子上许多房梁、构建上都编了号,可能是有人已经谈好了价格,打算整体收购。 部门尴尬 已要求停工,文物保护资金僧多粥少 村民这样做是否合法呢?联系了金东区文化市场执法大队负责人黄亮。昨天下午4点多,他专程赶到现场进行调查。 这个确实没有申报过,属于擅自拆除,肯定不允许的。 他们已经要求村民停工,相关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 金华市文物局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,文物部门会定期对一些文保点进行检查,如果出现比较严重的问题,会有专业人员进行处理。如果维修费用比较高,文物部门也会给予一定支持,不过资金也很有限。 基本上,婺城区、金东区每个区的文物保护可支配的资金一年只有20万元左右。整个金华地区,市级文保点有1110处,这点钱可以说是杯水车薪。 她也表示,因为是市文物保护点,房子不能卖,也不能动,又无力维修,确实是一个矛盾,也是文物保护过程中遇到的普遍尴尬。 比较极端的例子,2012年兰溪芝堰村一位老汉,为了给儿子娶媳妇,擅自拆掉了自家老屋,一座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建筑,以涉嫌故意损毁文物罪,被兰溪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

中成药的小儿感冒药
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
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